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七七、收拾局面

七七、收拾局面

    丞相府灯火通明,而在丞相府前,越来越多挥士聚拢过来。

    有巡夜的南军,有值夜的武侯,也有咸阳令署的差役。

    当身着戎装的丞相上官鸿走出丞相府时,门前已聚拢了足有两三百军卒。

    他们都迷惑地看着上官鸿,这位鹤发童颜的当朝丞相,用力拔着自己的剑,只不过这剑真的太久没有用了,好一会儿,才从鞘中拔出来。

    “今得很是零乱,这让上官鸿非常不满意,他嘟囔了一句:“果然是乱成一团糟,来人,给他们热水,再让府中备好热粥,有肉食也都拿出来分与大伙。”

    他拆开信封,借着火把的光芒,看着手中的这些信。

    “啧啧,不错,这笔迹模仿得真象,果然得我九分神韵,就算是我自己,乍一看时,也要以为这信是自己写的了。”他一边看还一边点评。

    “咦,连我家族人与犬戎商人有往来都知道,不过犬戎商人入咸阳的事情……唔,好象当初确实与我有关。”他又道。

    看完最后一封信,上官鸿收好信,微微一笑:“你将信送到我这来,不怕我真是写这些信的人?”

    “怕!”赵和抿着嘴:“若不是因为怕,早就该将信送来了,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五辅之中,除了丞相,谁能够相信!”

    “那你为何说是朝中重臣意欲作乱!”

    赵和抬起关来看着,脸上带着怒气。

    “时至如今,一切不者很明显么,丞相不想法子收拾局面,反复诘问我于时局有何益?”

    上官鸿拿剑搔了搔头,深深盯着赵和,然后笑了起来。

    “你说的是,那么你就跟在我身边,且看我是如何去收拾局面的。”

    说完之后,他招了招手,相府的老仆立刻给他牵来马,他翻身上马,只是年纪大了,身体有些胖,翻得实在有些吃力,还是有军士推了他一把,他才成功上去。

    “走,随我去刺奸司!”他一声令下。

    “刺奸司?”赵和微微一愣。

    上官鸿回脸看着,面上浮起冷笑:“只凭你这黄口孺子一句话,还有不知从何而来的几封假信,我怎么就能相信你?”

    赵和默然无语。

    上官鸿一马当先,自然有军士冲上来将他护住。他们一路前行,途中凡有遇军士,便以丞相之令将其收编,不过小半个时辰,便抵达了刺奸司。

    刺奸司门前,虎贲军已是严阵已待,双方一见面,顿时是刀剑相对。

    上官鸿哼了一声,排开护卫上前道:“上官鸿在此,你们是否认得?”

    他往前走,那些虎贲军就纷纷后退,但是兵刃仍然对着他,不少虎贲军士还面露紧张之色。

    赵和心中暗惊,忙让樊令与黄怒跟上去将他护好。这个时候,只要有一枝暗箭射来,上官鸿性命不保,咸阳城的局面也就不可收拾了。

    可上官鸿用剑身将黄怒与樊令都抽开,他扬声道:“我,当朝丞相,为宰辅十二年,就不相信在这里,在刺奸司,在我大秦忠勇虎贲军之中,会身遇不测!”

    他此言一出,那些虎贲军的敌意顿时消散。为他气势所夺,不少军官上前行礼,纷纷叫道:“相公!”

    但就在这时,一根廊柱之后,却有人向上官鸿举起了弩。

    他还在瞄准,尚未扣发扳机,旁边一个虎贲军军士猛扑过来,一拳砸在他太阳穴处:“狗贼,安敢害大秦丞相乎?”

    那人被砸得从廊柱后滚了出来,迅速被更多的虎贲军摁住。

    “袁逸可在?公孙凉可在?萧由可在?让他们来见我!”上官鸿斜睨了那名刺客一眼,依旧保持镇定。

    立刻有虎贲军士飞奔入内,不一会儿,袁逸与萧由连袂而来。

    袁逸看到上官鸿,面有愧色,拱手作揖:“老师,我让老师失望了。”

    上官鸿摆了摆手:“现在你知道了吧,你终究还是嫩了许多,四十岁以前,你当锐意进取,四十岁之后,再谈黄老不迟。”

    他又看了看萧由:“你便是萧由?”

    “下吏萧由,见过丞相。”萧由上前行礼。

    “今日起你不再是咸阳令署掾史了,你是丞相府掾史。”上官鸿倒拿着剑,轻轻碰了一下萧由的肩膀:“公孙凉呢?”

    有虎贲军军官上前小声道:“未见公孙凉,半个时辰之前他还在,可现在……并未看到他。”

    “走不掉的。”上官鸿呵的一声,然后下令:“袁逸,你在刺奸司,传我之令,收拢街头军卒,安抚百姓,我只留给你一队虎贲军,你能安定咸阳城么?”

    袁逸看了萧由一眼:“若令萧掾史助我,我便能!”

    “你倒是敢要人,那行,萧由先留在这助你,等收拾了一些街上的散兵游勇后,萧由来长乐宫。”上官鸿并未拒绝,他又环视四周:“虎贲军!”

    “在!”

    “这些年你们可是姥姥不疼爷爷不爱,大将军偏向羽林军,你们就差了些……不过从今日起,你们在我丞相府听用,现在,随我去长乐宫!”

    虎贲军轰然领命,原本人心惶惶,这一刻却都是兴奋起来。

    正如上官鸿所说,这些年来,虎贲军虽然与羽林军争锋,可羽林军是大将军亲信,而虎贲军则由,上官鸿在此,我要见天子!”上官鸿到了这里,却没有刺奸司时直接面对军士,而是谨慎得多。

    “丞相在此,要夜见天子,还不速速打开门?”有虎贲军上前高喝。

    “夜间带兵而来,此非礼也,哪怕是丞相,也不得入内!”城头一人高喊。

    “事起仓促,你们去奏明陛下,是否许我入内,由陛下定夺!”上官鸿叫了起来。

    他回头又低声对赵和道:“我,三朝老臣,国之宰辅,深夜来叩宫门,陛下如果不见,那只证明一件事情,陛下已经被贼人控制了。”

    赵和一愣,上官鸿给他讲解此事,倒有些象是在教弟子如何应对各种情况。

    好一会儿之后,楼上又有人喊道:“请丞相去右掖门,大宗正在右掖门等候丞相!”

    上官鸿眉头撩了撩,嘴里仿佛嚼东西一般动了几下:“这老货比我反应还要快,哪里象是七十余岁的人了……行,他在的话,宫中应当没有什么问题了。”

    “大宗正?”赵和在旁有些犹豫。

    他对这位嬴氏的宗亲并不了解,在五辅臣之中,这位大宗正过问政事得最少,也最为名声不显。

    “他与烈武帝同辈,三十年前起镇守燕郡十年之久,犬戎人非常怕他,当年可是称他为‘燕虎’。”上官鸿笑了起来:“走吧,我带你去右掖门,我想他也肯定愿意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