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八一、正此衣冠

八一、正此衣冠

    赵和一戟刺死嬴迨,周围的人都呆住了。

    谁都没有想到,赵和会在这时暴起发难,大家其实都在等,等嬴迨回答赵和的问题。

    这一戟之后,赵和向前,踏了嬴迨尸体一脚,好将戟拔出来。

    他目光一撩,看向晁冲之。

    最先反应过来的,也是晁冲之。

    他尖声大叫,连连后退:“快,快,护我,保护我!”

    几乎在他后退大叫的同时,总是说“镇之以静”的大秦丞相上官鸿以和他年纪不相称的灵敏跳了起来。

    “逆贼嬴迨已死,从者不究,倒戈者立功受赏!”他大叫道。

    他一边叫,还一边推着李非,李非也回过神,同样大叫:“倒戈者立功受赏,两万南军在外,从逆者诛其全族!”

    无论是丞相上官鸿,还是太尉李非,都是大秦重臣,他们的声望,在军民之中都是极高。

    殿中的那些玄甲武士,原本挥舞兵刃要向他们冲来,可听到上官鸿与李非的喊声,他们稍稍迟疑了一下。

    只有几个最为忠于嬴迨者,还在继续向前。

    而这个时候,赵和挺戟又冲向晁冲之,晁冲之大叫要人救换,那几个忠于嬴迨者也恨赵和,因此将赵和当作第一目标。

    这让上官鸿与李非在很短的时间内无人关注。

    上官鸿挥着衣袖,再度跳起,厉声道:“两万南军,还有大将军尽在宫外,你们是想全家族灭,还是想立功受赏?”

    “欲立功者杀贼!”李非叫道:“此为太尉李非之令!”

    上官鸿也跟着叫:“杀贼者立功,此为丞相上官鸿之诺!”

    他二人原本威望就高,此刻能与他们抗衡的嬴迨已死,晁冲之一时失态,故此那些玄甲武士在愣了一下之后,顿时明白该做什么选择。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嬴迨已死,他们都不是晁冲之的嫡系,就算晁冲之能够获取最后胜利,又能给他们什么?

    而且外有两万南军,再外还有大将军率领的近十万大军,只靠一个晁冲之,最多再加上被他收拢来的杂牌,怎么打得过?

    他们可不是晁冲之的人,他们是执金吾,是从羽林军、虎贲军和北军中抽调出来的,是,大殿中困住他们的武士,是嬴迨手下的人。

    杀了嬴迨,这些武士失去了指挥,上下犹豫,再借上官鸿与李非的威信,迫他们倒戈并不太难。

    至于最后一个问题,则纯粹就是为了让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嬴迨身上,放松对他的警惕,使他有可乘之机。

    这是一场赌博,若再有一次,赵和不希望自己再陷入这种非生即死的赌命状态之中。但不管怎么说,这一次,他赌嬴了。

    他看向大殿深处的晁冲之。

    晁冲之满眼恐惧地也看向他。

    “晁冲之,给五辅留些体面吧,你已经输了!”李非从一名执金吾那里抽出了仪剑,他提剑上前,厉声喝道。

    晁冲之这才看向李非,好一会儿,他扬声道:“上官丞相,我答应你的条件了,道、法、儒三家并为显学,你仍居丞相之位,我愿引咎自劾,只要儒家也可以成为显学之一!”

    上官鸿叹了口气:“晁公,不要慌张,便是面对必死之局,也要镇之以静,象你这般太过激动,可不是养生长寿之道!”

    “答应我,若不答应我,我……我还有完,晁冲之只能靠在身后大柱之上,才维持身体不至倒下。

    他半是惊恐半是迷茫的眼光在公孙凉身上打了个转,然后又看到上官鸿与李非。

    看到上官鸿认真地看着那圣旨,晁冲之突然明白了。

    他指着公孙凉,放声大笑。

    眼泪都笑了出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公孙凉神情平淡,双袖微垂:“晁御史,你若还有一丝半点的良知,此时要顾全大局……为了大秦,总需要有人牺牲,现在轮到你了。”

    晁冲之连连点头:“是,说的是,谁不可以牺牲,如今我既事败,确实要轮到我了。”

    他目光在大殿中诸人面上一一游过,然后停在了赵和身上。

    这是事败的关键,若非赵和一戟刺死了嬴迨,让大殿中的局势失去控制,他根本不会失败。

    但晁冲之的面上却没有什么恨意。

    他正了正衣冠,以袖子抹去自己笑出的泪水。

    “赵和,若是十五年前逆太子也有你这般心智,或许道。

    “和我说这个有什么用,你们还没有告诉我,我究竟是谁,与逆太子究竟有没有关系呢。”赵和看了看晁冲之,又看了看公孙凉。

    他对公孙凉的痛恨,绝对不逊于晁冲之。

    若说此次京城之乱,晁冲之与嬴迨是主犯,那么公孙凉就是在其中穿针引线的主谋。晁冲之与嬴迨没有将公孙凉放在心上,所以被其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不自知,但赵和不同,他始终是将公孙凉当成生死大敌。

    特别是王道死了之后。

    晁冲之已经整理好衣冠,他看着赵和:“其实你自己心中不是有所猜测么,你应当就是逆太子的遗孤,只不过这世上能够证明你身份之人,只有三个。”

    他看了一眼在血泊之中的嬴迨尸体,然后又道:“第一位便是大宗正嬴迨,他是烈武帝最信任的宗室,只不过他已经被你刺死;第二位是十五年前上林苑令,是也将你送到铜宫,只是此人在数年之前已经被杀;第三位是张……”

    “晁公!”上官鸿猛然喝了一声。

    晁冲之哈哈一笑:“是,是,上官丞相要维持这平衡之局,实属不易,我这将死之人,就不再给上官丞相添些麻烦了。”

    他转过脸又对赵和一笑:“这完之后,他回手猛击自己的腹部,手中藏着的短剑,刺入了心腹之间。

    然后身体倚着大柱,坐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