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带着工业系统回南明 > 第21章 扼守虎门

第21章 扼守虎门

    “海盗势大,难以坚守,撤,快撤!”

    虎门守将被上万疑似海盗的不速之客所惊吓,在巨大的福船将几条小船放下强攻炮台时无心坚守,他带着虎门的守兵逃离此地,丢盔弃甲。

    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战,不想要丢掉自己的性命。

    甘辉与一众郑家军士兵涉过浅滩,他们擒住十几个来不及逃走的守兵,将郑家军的旗帜插在虎门炮台上。

    郑成功在福船上目睹一百人的死士轻易地占领了虎门炮台,进展竟然非常顺利:“此地地势险要,有好几处炮台互成犄角,如果虎门的守将拼命抵抗,我们可能会在此地损兵折将。然而兵将皆无斗志,人心涣散,我等算是捡了个大便宜。”

    郑鸿逵在一旁猜测:“几个月前他们还是明军,李成栋传檄各地,原本虎门的明军变成了清军,估计他们也不是真心为李成栋卖命,见我们来势汹汹便逃之夭夭,根本就不会奋力作战。”

    郑成功不可置否,眼前镇守虎门的清兵斗志全无,郑成功组织的死士还没有舍命强攻炮台,虎门的清兵只是象征地放了几炮就撤离炮台。

    估计李成栋也没有想到远在厦门、金门的郑成功会亲自率领船队抵达珠江口,并没有将他的部众部署在沿岸炮台,仍然由当地投降的明军镇守。

    没有想象中的苦战,郑成功一行人就占领了虎门。

    郑成功亲自率领部众登岸,几十条大帆船靠近虎门炮台的岸边。

    他有幸见到明末的炮台,这里可以作为他们的据点,临时用于抵挡清兵的反扑。

    一百人的死士昂头挺胸站在炮台上方,他们首次出战便告捷,士气大盛!

    有这样的气势就对了。

    郑成功亲自巡视这批从漳州招募的士卒,他们还没有和真正的清兵交手,赶走的虎门守兵缺乏斗志,却给了这群漳州士卒信心。

    “主公,是否要将炮台的火炮拆卸运到我们的船上?”

    “炮台上的火炮铸造年份从嘉靖、万历到崇祯不等,各个朝代制造的火炮没有统一的制式,不必搬走,用来作为据点。”

    郑成功没有拆走虎门炮台安装的火炮,他保留了这个古老的炮台。

    这里曾经用来抵挡倭寇、海盗,历史颇为悠久,以后能够成为一个景点。

    他留下了300人把守虎门附近的炮台,主力船队拐入珠江支流逼近莞城。

    岭南地区水网纵横,郑成功率领的船队正好在珠江的干流和支流所向披靡。

    在清兵没有对此地形成牢固控制之前,这片地方活跃着义兵、降将,就连虎门的守将都无心恋战,可趁虚而入。

    义军首领张家玉的家妹张石宝作为信使跟随郑家军。

    郑成功对张石宝说道:“张姑娘,你熟悉东莞县的诸多水道,接下来就需要依靠你帮我们指路。”

    张石宝因为担心兄长张家玉的安危而面露憔悴之色:“嗯,我知道从虎门怎么抵达莞城,还知道哪些地方有炮台和村寨。”

    有了在东莞县土生土长的张石宝作为向导,郑家军的船队一路沿着珠江的支流逆流而上。

    若是有更多的兵力,郑成功会直接前去攻取重兵把守的广州城。

    可惜现在他的兵力不足,引以为倚仗的神机营没有经历过实战,他采用的是步步为营、联合义军包围广州城的战略。

    莞城,这是一座颇为悲壮的县城,短时间内发生了两次攻城战,不少平民因为战乱而涂炭。

    张家玉率领乡勇短暂地收复了莞城,很快又再次失去,清知县郑鋈回来后再次管理这座县城,城内还有数百清兵。

    李成栋轻易地夺回莞城,他在望牛墩、道滘等地与乡勇作战,遇到了进入广东以来少有的顽强抵抗,让他效忠清廷的决心都多少有些动摇。

    尽管如此,他已经是明朝的一个叛徒,难以再获得昔日同僚的信任,他一路追杀张家玉等人,迫使张家玉等人离开了东莞县,转战增城县。

    “不久前险些被叛贼捉住,来不及带走的财产都被叛贼掠走,要是李将军抓住那群叛贼,最好将他们全部推到菜市口处斩!”

    郑鋈带着家奴逃回来,发现县衙门被乡勇哄抢一空,他在衙门的住处自然成为乡勇发泄的对象。

    家奴对郑鋈说道:“老爷,银两没有了还可以再捞,若是落入了贼兵的手中,我们的脑袋就要搬家。”

    郑鋈抚须:“你这厮所言甚是,没有了银两我们还有办法弄到。这乱世之中,没有比小命更加重要的东西。县衙又回到了我们的手中,那些乱臣贼子贼心不死,他们还想要作甚么?弘光帝、隆武帝、邵武帝都被清兵所杀,大明朝已经名存实亡,只有广西的永历帝还活着,他又能作甚么?”

    “还是老爷识时务,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老爷才是这乱世之中的英雄人物。”

    “老爷我只是宝贝这条老命。”

    郑鋈带着家丁和亲信回到莞城,莞城的平民看向他们一行人的眼神复杂,愤怒、恐惧、胆怯。

    他并没有理会普通百姓的心理变化,他庆幸于取回了乌纱帽,再次成为莞城的父母官。

    然而郑鋈的安稳日子没有过几有上万海盗攻打虎门的炮台,海盗势大,他们拼命抵抗后还是被海盗攻占了炮台。”

    郑鋈嘀咕,自从郑芝龙这股东南沿海最大的海盗势力归降明朝之后就少有大型海盗集团在珠江活动,更别说上万的海盗。

    他们打自哪里而来?